国际经验和学术研究都表明,强有力的可预测的碳价格在有效管理的碳中和转型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要发挥市场和市场价值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首先就要发挥市场对碳价格形成的“逼近的作用”,就是逐渐地迭代接近正式价格。由于碳定价的复杂性、多重性,需要构建完善的包括碳税、碳排放交易市场、碳金融衍生品市场和碳抵消市场的碳价格形成的多维度的综合市场体制。


设立基本的碳税,是形成碳价格的基础。国际经验和学术研究都表明碳税是最强烈、最明晰的价格和政府意图信号,也是推动科技创新,支持经济结构调整,推进企业转型及个人消费行为转变的主要激励机制。但是这个问题争议很多,主要就是担心碳税一旦出现,会改变现有价格体制,会产生经济的不稳定性。与此同时,因为各个不同产业和产品的碳含量不一样,实际税负不一样,也会产生转型的公平问题,所以大家的讨论争议很多。但是有很多研究表明碳税是基础,因为要设定强烈的价格机制,税是第一步,而且制定碳税越早越好,因为碳税提供了明确的市场激励机制,使得大家有积极性来降碳、排碳,来科学创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出了一系列的文章讨论碳税,总的观点就是发展中国家的碳税起点可以低一些,发达国家的碳税可以高一些,新兴经济体可以中等水平。但是总体原则,碳税应从低的水平开始,逐渐提高。

此外,要鼓励企业制定内部的影子碳价格,在碳价格均衡化之前,可以鼓励企业先制定影子价格,推出碳抵销市场,作为碳交易市场的重要补充,这是要发挥碳抵销功能,同时也彰显碳交易市场在国家体系中的价值,进一步加强自愿碳定价机制的监管,这很重要。